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

故鄉的七月

2019-07-08 18:38    來源:規劃發展部    作者:段麗雲

        詩經說,七月流火,是烈焰慢慢消失的季節,是天氣慢慢降溫的時刻,但在這現代的城市裏,在鋼筋混凝土的包圍下,穿梭在車水馬龍之中,無論依照農曆或者新曆,七月的“火”卻不見“流”,像個脾氣暴躁的孩子,用那青春的氣息、源源不竭的精力,拉住所有人的衣袖、掛在他們的肩膀上,用溫熱的小手貼著,撓著,鬧著,直到城市裏本就匆忙的人們,都被捉弄得大汗淋漓。

        我更想念故鄉的七月。那個時候,七月是個性情溫和的姑娘。她帶著一襲綠色的衣裙,走過大山,大山呈現連綿起伏的翠綠,走過楊柳,柳枝盛放生機勃勃的新綠,記憶裏,山的樣子是柔軟的,在陽光照射下,嫩綠、青綠、翠綠、墨綠,像是一片綠色的海,與你相看兩不厭,置身其中,就覺得呼吸都是綠色的。七月有時候也是多愁善感的,時不時落下幾場細密的眼淚,不重,不暴躁,細細的,纏綿的,格外惹人心疼。在那成片翠綠綿延的山腳下,河水充盈著她的眼淚,河水的心也滋潤了起來。七月來臨之前,河水被割碎成細帶,隻在石縫裏慢慢地行走,此時此刻,在七月的歌聲裏,他們也“大膽”了起來,撒開了奔騰的腳丫子,漫過水草、漫過石子,激蕩起濤聲陣陣,像是他們調皮的笑聲,雪白的浪花撞擊而起,冰涼的,肆意的,撫摸過孩童伸進去的腳趾。

        那時的我,就坐在小河旁邊,望著幾隻長得並不好看,卻姿態可掬的鴨子“巡遊”而來,趁著七月的陽光,將鴨嘴沒入濕潤的草叢裏覓食,順著鴨子的脖子看去,來不及細細端詳,鴨子已經捉到蟲子揚起脖子,驕傲地抖落嘴邊的水珠,惹得我哈哈大笑。水珠甩落在羽毛上,多出來的光潔細膩,是七月姑娘的別有用心。而那時的我,竟也不怕髒、不怕鴨子身上那“野性”的味道,蹲在濕漉漉的河邊,讓七月把我抱在懷裏。

        故鄉的七月,晝長人靜。一整個上午繞著小河飛奔,讓水濕了鞋,讓笑堆滿了臉,跑回家裏,印象最深的畫麵,是爺爺搖著扇子,坐在蔥蔥鬱鬱的芒果樹下,一杯清茶,透著青草的味道,遠遠沒有都市裏那一小片龍井、那一小撮“金駿眉”來得珍貴,但那清茶的味道,卻能讓我永世不忘。在七月的午後,天空悄悄變臉下過一陣細雨,洗滌了灰塵,揚起了草香,七月的天又換上陽光明媚的笑臉,溫暖地注視著靜止了時光的、安靜的鄉村。我靠著爺爺,爺爺搖著扇子,即使沒有空調,高大的芒果樹下,依然有著舒適的涼意,溫柔的風,卷著七月的平和,帶著鄉村的小曲——那一聲聲的鳥鳴、蟬噪,偷偷地混進碗中的清茶,那時的我,一杯杯地喝,喝完了打個嗝,在恍恍惚惚的光影裏睡去,故鄉的七月,七月的午後,少年的午後,不必趕著醒過來。

上一篇: 家鄉的望春樓
下一篇:美麗的地黃花
  • OA係統
  • 企業郵局
用戶名:
密 碼:
友情鏈接:
網站首頁 | 公司簡介 | 建言獻策 | 企業郵局 | 聯係我們
電話:0913-5182222 5182333 傳真:0913-5182345    
版權所有 陝西财神关三肖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2014 陝ICP備05004228號

陝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40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