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厚重财神关三肖 > 遊記 >

    回望南長灘

    時間:2008-05-15 00:00來源:本站 作者:admin 點擊:

       車隊在荒涼的山穀間前行,身後卷起的滾滾塵土,像噴氣式飛機拖著的尾巴,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變得越來越長。
       1992年深秋的一個下午,我隨寧夏電視台《走自己的路》劇組一起,沿著中衛香山的翠柳溝,奔赴大山深處黃河岸邊的村莊——南長灘去拍片。行駛在崎嶇的山路上,我們的心隨車身一起搖晃著。一座座奇形怪狀的大山,一棵棵挺直身軀站立的大樹,一個個炊煙飄蕩的小村落,吸引著我們的眼球。窗外新奇的景色,讓我們情不自禁地一路歡唱著,我們的思緒,隨著車後不斷拉長的塵土,變得越來越長
       南長灘,這個大山深處的村莊,究竟是什麽樣?我猜想著。
    日落時分,車隊抵達黃河邊。站在河邊放眼望去,黃河,像一條閃閃發光的絲帶。纏繞著遠遠近近的群山;四麵合攏的群山。又像一個巨大的臂彎,懷抱著彎彎曲曲的大河。太陽的餘暉,讓身後的大山變得光豔燦爛,也讓迎麵的群山,輪廓分明。
       在歡呼聲中,我們渡過了黃河。在寂靜的果園裏稍稍漫步後,我們急切地走進了村莊。  “
       此時,天色已黑。村莊裏彌漫著濃濃的炊煙。見不到明亮的燈火,農家小院裏隻有昏暗的油燈。閃閃的星光,在這飄蕩著炊煙的小村上空,顯得格外明亮。
       第二天清晨,我們在村民的吵鬧聲中驚醒了。
       村民們聽說從“城裏來了一幫照相的”,都忍不住好奇,早早趕到我們入住的農家,好奇地圍住我們的車不停地打量著,用難以聽懂的方言,興奮地議論著。
       當我們從熱炕上爬起來走出小屋時,村民們把我們一個個自上而下地打量著,仿佛見到了陌生的天外來客;一張張臉上飛出的熱情笑容,仿佛是在迎接多年沒有見麵的親戚。也許,這是村裏人第一次見到遠方的來客。顧不上洗漱吃飯,攝像師扛起機器,對著熱情的村民一陣猛拍,這陣勢,讓羞澀的村民們拘謹不安。最開心的當數村裏的孩子們,他們呼喊著從一條條小巷裏走出來,擠進了人群,爭先恐後地搶到攝像機前,衝著鏡頭歡笑。
      大塊石頭壘起的石牆,蒙眼毛驢拉動著石磨,站在牆頭引吭高歌的雄雞,毛色透亮依偎在母親身邊吃奶的小羊,背著書包在山頭上歡快跳躍的村童,在山路上剛勁有力輕快行走的老人……南長灘的一切,在攝製組眼裏,樣樣充滿了好奇!
      整整一天,我們忘了拍攝的主題,好奇地拍攝著這個處處吐露著古樸氣息的村莊裏的一草一木、一景一人。而我們身後,熱情的村民們一路簇擁著。那動人的場麵,仿佛是出訪者在接受熱烈歡迎。在他們眼裏,我們就是村外的世界,是山外的世界,是城裏的世界。
      幾天後的下午,我們在村口和鄉親們依依惜別。鄉親們為我們每人準備了一包南長灘出產的大紅棗。這紅棗:個頭很大,異常甜嫩。鄉親們說,南長灘的棗,從不生蟲,不會變心。我覺得,鄉親們一定盼望著我們心中的那份美好感覺永遠不變。是啊,我忘不了南長灘,忘不了這個黃河峽穀中深藏著的美麗世界!
       十六年過去了。當年,和攝製組一起走進南長灘、對山村感到無比新鮮:感歎不已的我,深深記著在南長灘用手撫摸孩子腦門的那些場麵,深深記著在這個美麗村莊難忘的一幕幕情景!
       今年四月,我和西夏磨房中衛戶外的16位“驢友”一起,又踏上了去往南長灘的路。這是雨後天晴的日子,山溝裏的一切,被春雨洗刷得幹幹淨淨。走進村裏,村裏密布的電線、電視接收器,山岡上站立的通訊接收塔,都顯示著,這個與世隔絕的山村,已經融入了現代社會。當年沉寂的村莊,停滿了大大小小的汽車:來來往往的遊客在村裏的條條小巷穿梭,村子充滿了節目的喜慶。村民們不再像當年一樣,好奇地跟著來客看個不停,但一雙雙眼睛,依舊透出質樸和熱情。三五個人才能合抱過來的古老梨樹,依舊像當年那樣茁壯。繁茂的梨花,在枝頭綻放,在清風中飄香,讓遊人陶醉。漫步在花團錦簇的梨園,每個人的臉上,都蕩漾著甜美的笑容。
       星光下的夜晚,梨園裏紮滿了色彩豔麗的一頂頂帳篷,篝火映得人們臉上泛著紅光。遊人們和村裏的小朋友一起,在篝火旁盡情地跳舞、盡情地歡唱,歡樂的歌聲和笑語,在梨園飄蕩、在村頭飄蕩、在悠長的黃河峽穀飄蕩……
    透過梨花綻放的樹冠抬眼望去,天空依舊深邃,星光依然燦爛!
    我禁不住地在心底一遍遍地高呼:南長灘,我又來看你來了!
    南長灘,我永遠回望你!

    (責任編輯: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