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厚重财神关三肖 > 典故 >

    桂王城

    時間:2008-05-06 00:00來源:本站 作者:admin 點擊:

    (一)
        一陣強烈的劇疼從左胳膊上導向了腦際,義渠王劉炎噝地倒抽了一口冷氣,迅猛地將右手伸向痛處,壓住了一個東西。他輕輕把它擺在兩個指頭之間,拿到眼前一瞥,原來是隻細腰蜂。 
      
        “大王,請允諾臣妾來把這隻細腰蜂掐死。”一個嬌嘀嘀的聲音從身後傳來。隨即,一隻雪白的戴著翡翠鐲的手伸向義渠王的麵前。

        義渠王不用轉過頭來便知道說話的是他那最寵愛的妃子昭盼。她是義渠王的“第六妃婦”。她在義渠王的心目中的位置遠遠超過了那些“美人”“良人”。昭盼今年剛滿二十二歲,被選進宮已整整九個年歲了。她是一個溫柔、端莊、恬靜的女人。不僅美麗異常,而且常能從義渠王一個眼色或者是一個微小舉動中察覺到他的心裏,因此深得義渠王的歡心。義渠王看著手中的細腰蜂,半晌不語。昭盼輕輕走到義渠王麵前跪下,把手伸過去,那雙會說話的眼睛卻望著義渠王,睫毛顯臉上毫無表情,刀一樣的嘴巴依然緊閉。他是個不善於多說話的人,即使是在上朝的時侯也很不喜歡說話的原因有兩個。其一,當他還沒有領取封地的時候,就聽說自已也是妃子生的。以後生母死了。這消息對他來說是一個晴天霹靂。正因為思想作怪,從小自尊心就極強的他,覺得別人一定瞧不起自己,便帶著一種憎恨的情緒來看待他人。因此變得深藏不露,沉默寡語。其二,當他最初知道自已是妃子生的,曾痛苦整夜不能入寐。一次,他和諸王子玩時,別人看不起他,他恨得緊緊咬住嘴唇才使得自已沒有罵出聲來,一不小心,他把舌頭咬掉一點,從此,說話變得不很清楚了。他不願讓別人知道這一點,因而更少開口。

        昭盼還在凝視著小細腰蜂,隻當他沒有聽見自己的話,便把聲音略微提高了一點說:“無需大王動手,允臣妾把蜂兒掐死吧!”義渠王搖搖頭。聲音低沉而混濁:“ 為何要掐死它?”他望著小蜂兒輕輕歎了口氣:“可憐的蜂兒。”

        如姬不解地睜大了眼睛。
        “可憐……大王的意思是......”
        “它蜇了孤家,已不能再活多久了”。義渠王說,“它就要死了,就要死了,寡人心裏不甚憐憫之至!”
        昭盼把手縮了回來,垂下眼睛。義渠王的臉上隱隱顯出一種痛楚的神情道:“多精靈的蜂兒,卻難免一死。”於是緩慢地把手指伸開:“去吧,飛去吧!”   
        小蜂嗡嗡地飛走了,轉瞬便消失在蒼灰色的霧靄中。義渠王的眼睛一直跟蹤著它。直到什麽也看不見了,仿佛還在黃昏中尋找著什麽,臉色非常沉重。   

        他在睡亭坐了很久,才回到議事宮,已是戍末亥初時分。
        天色昏暗。一輪暗紅色的圓月掛在議事宮的飛簷上。宮牆下站滿手持劍戟戈矛的禁兵。宮牆下有三座“刀門”,門旁高懸著一排燈籠,使這一片明亮如同白晝。這些年來,附近桂王國、沙坨國都在鬧刺客的事,麥田城裏也出過幾起事,弄得人心惶惶,因此,禁宮裏戒備格外森嚴。當義渠王的馬車進宮時,他見有許多人圍在宮門那邊,並發出一陣陣吆喝聲。便問道:“那裏在幹什麽?”

        昭盼連忙回答:“遵照大王旨意,把神門安在中厥下。”義渠王噢了一聲。宦者早就把晚膳準備好了。今天陪同義渠王吃晚飯的除了昭盼之外,還有他的二女扶葉公主。扶葉公主今年才十八歲,從小喜歡舞槍弄棍,熟讀兵書,對兵家爭戰之事頗有造詣。常與父親談論用兵之道。在義渠王的六子四女中,除去小兒子扶拉外,最喜歡的就數扶葉公主了。當天,大臣上殿奏道:“沙坨國圍攻桂王國都,桂王派使臣送來一道奏折,請求我國給予援助。”

        義渠王與承相商議之後決定先不出兵,以報桂王失信之仇。義渠王得知桂國被侵占,解了前番心頭之恨。但作為一個國君,也知道唇亡齒寒、與繼絕興滅的道理。此刻他心裏忐忑不安,接著便讓大臣星夜給邊關守將傳去旨意,加強防守,警惕沙坨國入侵。

                                                   (二)
        年輕的桂王國君童濟,平時治國有方,兼之武藝過人,頗得國民信賴,但因先王辭世後,國勢已經敗落,加上沙坨等國的不斷入侵,戰爭禍頻仍步艱難,即使再英明的國君也難於做到百廢俱興。近來又遇狂風作崇,沙暴成災,一時防範疏失。沙坨國背信棄義驟然發兵占領國都,貴夫人不知去向,隻得單騎突出重圍。此時他從百蛋子渡過黃河,站在二龍山上向北遙望,隻見都城裏火光衝天,煙霧彌漫,百姓四野逃亡,哭聲震野,慘不可聞,他感到辜負了先王的重托和百姓的擁戴。巨大的愧疚使他無目的地走向黃河岸頭,意欲縱身投入河心,以解脫悲愁。 

        突然從西北方傳來一聲炸雷,驚醒了他。他睜大雙眼,止住腳步。想起先王臨駕時對他的遺言:“欲國安寧,牢記無惑,南和義渠,北防沙坨。”而且自己沒了主見,前年拒絕了義渠王的提親,單方相信沙坨,並和沙坨國聯姻,訂了條約,放鬆了邊防戌守。沙坨國看準了這個空子便撕毀和約突然進攻,不費氣力地占領了桂王國的國都,以及大片土地,並把娘娘強行接回沙坨國。貴美人也下落不明,眼見四散流離的子民心如刀割,童濟因此暗下決心:隻要一息尚存就要收複國土,報仇雪恨。桂王國土及京城是父輩和臣民委托給我的卻在我手裏丟失,無論如何我都要收複國土,重振山河,還我桂王國於本來麵目。

        桂王國國王童濟看著遠遠的義渠國,想起父王在世的囑托:欲國家安寧,必須和義渠國聯盟。一邊想著,一邊跨上了千裏寶駒向著義渠國方向奔去,但因山道崎嶇,路徑不熟,正在疑慮之時,突然看見從山腳的黃河灣邊走來一位漁夫邊走邊唱。“老夫現年七十九,天涯海角任我走,每日裏河邊去捕魚蝦,換來柴水好糊口。”右手裏提著網,左手提著魚。桂王看到漁夫頓時心情平靜下來。便上前向老漁夫躬身施禮道: “請問老者到義渠國的麥田城由那條路走?”漁夫停住腳步把桂王上下打量了一番,覺得此人好生麵熟,端詳了一會猛地跪倒馬下叩頭說:“王子遠來,恕老奴不知,有失遠迎……”桂王被老漁火此舉驚呆了。忙說:“想我是桂王敗兵之主,不知在何處見過,行此大禮?”漁夫說:“大王我原是王國守門軍校陳孝,隻因年老多病才解甲回鄉,先王付給我了足夠的銀兩,故過河在義渠國界安身,閑時捕捉魚蝦而打發日月。近日聽桂王兵敗,怎奈老奴年高,不能為國家效力成天傷感,今日遇到王子是為大幸也,不知王子問路到義渠國京城麥田城有何公幹?”桂王憂傷地說: “老者離桂王有些年月,前年先王駕崩,我繼承了王位怎奈小王我治國無方,違背先王遺訓,失約義渠君王,又和沙坨公主成親,誰知沙坨國王心懷叵測,乘我國力甚微,加之沙暴成災時進兵我國,陷我京城,喪失國土。現在我要到義渠國親善借兵,以謀複國之計。誰知要渡黃河,迷失了道路,幸遇老者才問起路了。”

        老漁夫聽後,淚流滿麵地說:“國家蒙難老奴也有責,我看國王長途跋涉,腹中饑餓,待老奴將捕捉的一條娃娃魚一條鴿子魚用火燒熟後吃了,我領國王到麥田城去。還是先王在世時我護衛先王幾次到過麥田城。”桂王高興說:“謝謝老者,寡人能複大位會牢記老者報國忠心。”老漁夫陳孝忙說:“天下興敗,人人有責,我生為桂國民,死為桂國鬼,這是我應該的。”桂王聽到老漁夫這般話深受感動。複國京城之信心更堅定了。

        老漁夫忙從身上取出引火之物,又去附近山坡上拾了些柴火,在窪田挖了點紅膠泥裹在兩尾大魚身上,然後用木棒烤燒。不到半個時辰,魚肉香氣四溢,他將膠泥剝去,將熟魚肚扒開,拋去腸肚,撒七成鹽,雙手捧到國王麵前。真是饑不擇食。魚肉好香啊!王宮裏很難吃到這種有味食物,就將兩尾熟魚各吃去一半已覺腹中不餓,身上感到有了力氣。剩下的一半老漁夫三口兩嘴地吃了,他便領國王向麥舊城方向走去

        當他們二人來到義渠國京郊時,隻見數十名女侍騎著高頭大馬,手挽弓箭,向著西麵奔來,隻見前麵一員女將,身穿白鎧甲,提著一隻小巧精致的弓向一隻跑得很遠的野兔射去,弓拉響處時,前麵那隻野兔已躺在草叢中,侍女們一擁而上將死兔提起,但見兔血點滴在地上染紅了綠草,侍女們高興地喊到:“公主的好箭法,好箭法!”   

        這就是義渠國君劉炎的二女扶葉,漢武帝的遠方孫女。隻因劉邦立帝以來,將天下按大小不等分為數百個小王國,由劉氏宗親各守一方,故曆史有非劉不王之說,漢高祖將第二十七子(妃子生)劉廓分到朔方南義渠為王,傳到劉炎已是第四代了。
        當桂王走到女隊跟前,早有一女侍走上前來喝問道:“前麵來者何人?你沒見公主在狩獵嗎?膽子真不小啊!”

        老漁夫陳老一聽,心裏氣不打一處來,心思小小女侍,敢在桂王麵前如此放肆。
        桂王已看出老人的心意,便給老漁夫使了個眼色,讓他先退後幾步,便上前對女侍說:“我乃是桂王國君童濟,到此要見義渠王,”話全盤托出,早已被站在後麵的扶葉公主聽到,來人果真是童濟。她倒吸了一口冷氣,心想真是冤家路窄呀,她雖自傲愛麵子,心眼倒是很好,再細細觀看來人。麵色細白,天庭飽滿,氣宇軒昂,兩眉頗有殺氣。加之身穿戰甲,威武雄壯,手拉著一匹紫紅高頭千裏寶駒。把主人襯托得更加英姿勃勃,真有國君的風度。身上雖穿戴不新,但說話振振有詞,不可小看。扶葉早已聽到宮裏傳出桂王國都被沙坨占領。而現在又看到過去曾經盼想的桂王站在自己麵前,幾分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她把眼珠一轉,有了主意。都說桂王是衝箭手,眼下何不試一試,若名不虛傳。就帶他去見父王,若徒有虛名,早早打發到別處去吧。此時,天上飛來一群大雁,時而排成“人”字,時而排成“一”字形。

    扶葉公主手提弓箭拉個滿月,隻聽空的一聲,空中一隻大雁慘叫一聲掉落在地上。她讓女侍衛將弓箭送到桂王麵前,桂王早已明白其意,便拉開弓,搭上箭。來個仙長觀月,隻聽“咯叭”一聲射下了兩隻大雁,那支弓也用不成了,順手交給女侍衛。扶葉公主很驚訝!桂王在原地偷看扶葉公主的動靜。原來公主比當時提親禦史說的更加美麗,杏仁口,柳葉眉,黑豆眼,瓜子臉,說話剛中帶梁,真是女中英豪。還沒等桂王思索完畢,扶葉公主開口說:“你知道我是誰?”桂王不好意思地說:“不知公主芳名。”“我曾是和你聯過親的扶葉公主。”桂王一聽,臉馬上紅了。但一想到沙坨國浩令公主來,其人品、容貌、並不比扶葉公主差。隻是她父王心懷狡詐罷了……

        扶葉公主對桂王情深意長地說:“京城失落這是件大事,作為一國之主要有收複疆土的雄心,我已知道你的來意,快跟我進城麵見父王,助你一臂之力。說服父王借兵於你,速速帶兵前去解救國民之災難。”桂王一聽,扶葉公主如此深明大義,便尾隨公主向麥田城進發。

        他們在金殿上見了義渠王劉炎。義渠王滿心喜歡。他雖年過四十,但很重禮義,非怪是漢室宗親。連日設宴招待,桂王心急火燎,幾次提到借兵之事,義渠王隻笑著說能行,就是不給發兵。桂王每回到驛館望西而歇。不一會驛臣來報,說義渠王重提聯姻後再行出兵。桂王一聽氣得兩眼發直,不知自已的愛妻到沙坨國生死存亡。飲恨如何再次聯親,老大一會說不出話來。恰巧,老漁夫陳孝求見,君臣兩人提起聯姻之事,漁夫說:“救國是大事,當初義渠王提親附合桂國先王之意,因沙坨國強行聯姻,可心懷狡詐,因此,中了奸計吃了大虧,盡管王後賢淑,但如今已回到沙坨國,能否返回還很難遇料,在此危難之際。就是和義渠王聯親也上對得起祖宗、下對得起黎民百姓,我想國母得知也很難責怪大王。”
        桂王一聽,講的句句是理,隻是連連歎氣。

        浩令公主是桂王的正宮王後,被攻陷京城後強迫接回沙坨國的,她對父王如此背信毀約心中十分難受,幾次要與父王麵理,都被父王有病拒絕接見,母後又早年病故,隻在宮中歎氣掉淚,一想到恩愛的桂王不知生死存亡,心中好似挖肉一樣絞疼。
        在她身邊的侍女是生母的貼身侍者,見到浩令公主如此悲痛非毀掉自己不可,經過幾次進宮送食的機會,看準王家放著進城令臣的地方,便來和浩令商議,打通禦馬,決定在深夜逃走,返回桂王城尋夫救國。

        夜很深了,隻聽宮內敲響了三更的梆子聲,除此之外,到處是—片寂靜。隻聽得宮外有甲士的操步聲,北時在宮後三聲擊掌聲,從靜虛宮內走出—個人來,一會又閃出一個,兩人帶著兵器走到一塊,不知說了寫什麽,便匆匆向宮後門走來。
        到了後門,隻見有兩員偏將守門,兩隻紗燈在宮門下隨著微微的北風來回晃蕩,兩位偏將的影子映在地麵而拉長忽而縮短,走來的浩令公主和侍女手裏拿著兵器,輕步走到守將跟前,兩員將還沒等掉過頭來,浩令和侍女手起刀落已偏守的腦袋砍下,遂將屍體拉到附近的毯棚裏,然後用鑰匙開了宮門,這時禦馬臣帶著—小隊人牽著戰馬等侯在外麵待公主到來,公主一閃麵他們遂將兩匹良駒牽了過來,浩令公主向來人說了句話,飛身上馬向京城南奔來。
        守南門的將比達紮是父王禦前的得力軍士。

        當浩令公主到了南門,比達紮在城樓上早高聲喊道:“前麵是什麽人,什麽事半夜三更來到南門。”侍女上前答道:“是浩令公主帶一小隊人馬到南麵有急事。”“原來如此,國王有令,現今出門要有他的令牌,不是不讓出去的。”  侍女答道:“ 令牌在此,將軍過目,我們軍令在身,誤下時間,責任輕重你負不了。”“我就去。”比達紮踏著敦實的步子從城樓上下來,帶
    領衛士到了公主麵前說:“不知公主到來,有失遠迎,請公主恕罪。”“將軍不必多禮,因晚間受父王急令到國南有急事,故未事先通知,腰牌在此,請將軍細看。”比達紮見明晃晃的金牌,便粗聲粗氣地說:“請公主就行。”他命守門軍人急忙將南門打開。 浩令公主帶領一小隊人馬,出了南門向比達紮打了個招呼,飛也似地走了。

        到了天明,在公主下宿的宮院後門沒了守看偏將,值裏官報告給守宮將軍,經過細查在毯棚裏找到了守將屍體。在這時宮裏傳來浩令公主和娘娘近身侍女不見了。又過了一陣禦馬司來講:十多條禦駒不見了。

        一連串的事把守宮將軍弄呆了,後經過一想,覺著不對,便在早朝時進宮向國王奏明。
        沙坨國國王已是五十多歲的人了。是一個精明的可汗,便知自已女兒率眾逃走。急忙令比裏塔將軍帶五百人馬去追。
        浩令公主如出了牢籠,她思念自已的王夫,又恨父王背信義侵占了她的國都,不知王夫生死存亡。便帶著馬隊在浩瀚的沙漠、草原上電閃般地奔向桂王國去。路上遇到幾個關卡,她都拿出偷來的腰牌哄騙過去。
        經過幾天的奔馳,終於到達靠近黃河邊美麗的桂王城下。

                                                 (三)
        這時,守護桂玉國城的是父王禦前大將軍澤登巴幹。此人有萬夫莫當之勇,性格粗暴又好殺。進桂王城之後,又搶又殺,把往日繁華熱鬧的城市鬧得烏煙瘴氣。
        浩令公主到桂王城北門,對守城軍喊道:“上麵守軍聽著,我乃是大沙坨國公主浩令。今奉父王之命來桂王城尋找桂王到沙坨國議和,快快通報守將開門讓我等進去。”
        守軍聽到浩令公主前來叫門,急忙騎馬到將軍駐地講明情況,開初,澤登巴幹不信,最後細細一想,其中必有原因,帶領偏將校佐到北門來了。他站在城樓對下麵說:“來者是公主嗎?”
       “我便是,澤登巴幹將軍,我來受父王之命來尋桂王,快快開門。”
        “公主,不是我不開門,國王有命,沒有他的令牌是不行的。”

        浩令公主把令牌亮了出來,澤登巴幹一看是真的。但一想桂王不知道逃亡何處,現在城裏民心不穩。若將公主放了進去,  她早已和桂王心投意合,而又受到桂王國的擁戴,若裏麵鬧起事來,我可不好收拾。
        桂王到義渠國來借兵,開始思念著前妻浩令公主的恩愛直搖頭。後來漁夫陳孝說為國家利益,就是招了親,借了兵複了國,浩令公主在世,她也是會允許的。

        桂王聽了陳孝的話,他沉默了好一會,毅然說道,“我決心已下,明日早朝我拜見義渠王。”
        次日早朝,義渠王說桂王允親,非常高興,當下傳下旨意,在光祿殿設宴以示慶賀,同時給扶葉公主送信,酒席宴上群臣向義渠王敬酒,向桂王祝賀,桂王起身答謝,君臣同樂開懷喧飲。

        在洞房裏,桂王始終不樂,一是複國是否有望,二是娘娘是否在人世。扶葉公主知道桂王心思,含情脈脈地說:“桂王你不要多慮,明日出兵,姬為你打先鋒,隻要收複國土拯救了萬民,那時隻要浩令公主姐姐在,我願退居西宮......”
        桂王聽了此話,覺著麵前的公主有情、有義、有節,一切都是為自己複國而著想。心情好了許多,夫妻上床安息。
        第二天義渠王登上點將台將一顆先鋒印交給自己的女兒扶葉,一顆帥印交給桂王囑咐他們好好殺敵複業。桂王和扶葉公主拜別義渠王,統領近萬餘精兵浩浩蕩蕩地開往桂王城。

        前麵說過,黑夜浩令公主前來叫門澤登巴幹急忙來到城樓,此人雖然粗俗,但有心計,先看了金牌,還不讓公主進城,令兵士臨時在北門搭起幾處帳棚,送來一切用具,讓公主暫住等候沙坨國主令旨,浩令公主也隻好如此。
        還沒等浩令公主搬進賬棚,見北麵塵土飛揚,戰馬嘶叫,不一陣,先前兵士已來到桂王城北門浩令公主的帳棚下。比裏塔將軍令傳令兵甲到北門喊叫:“唉,城上士兵聽著,我們是沙坨國將比裏塔將軍部下,快讓你們將軍澤登巴幹出麵回話。”
        這件事已被侍女傳進帳棚,浩令公主跟前。浩令公主特別沉著,她想了想,便讓侍女去見比裏塔將軍說公主在帳棚,有請。
        侍女飛身上馬來到比裏塔將軍前說:“傳令軍聽著,我是浩令公主帳前侍女,讓你們將軍馬前回話。”傳令軍一陣地到中軍對比裏塔將軍說:“浩令公主有情。”比裏塔將軍是沙坨國比較智勇雙全的將軍,便上得馬來,帶領幾個兵甲到浩令公主帳前。浩帳公主早已坐在帳前椅子上等侯。

        “公主,比裏塔在此叩見。”比裏塔細聲低氣地說:“比將軍,是父王派你前來捕我回去的嗎?”
        “公主,正是。”
        “那我不回去呢?”
        “那小將難以在國王前交令。”
        “比將軍,想當初是你替父王到桂國聯親的,密和約的今日父王背約,侵占了桂王國都又將我接回,你說這合理嗎?難道不怕當今各國恥笑!”
        “這個......”
        “我是不回去的,我要讓父王的軍隊撤回,交回我桂王國都,否則我手中的亮銀槍是不認人的。望將軍三思,若將軍助我一臂之力,收複我國失地,將來我在桂王麵前美言,是不會虧將軍的。若不這樣,你可回國把我的話告知父王。”
        “容小將三思。”
        “那就好。”
        “公主,小將不才,國王派兵攻占桂王國城,我在殿上勸過國王,怎奈澤登巴幹將軍和國師一再反對,才出兵桂王國的。公主我聽你的,隻要我能助公主,就請發令吧!”
        “那好,你替我叫城門,辦法你自會有的。”
        “是”。
        “那我先退在帳內,等候佳音。”  比裏塔撥轉馬頭,向城門喊話:“城頭守軍聽著,城裏的澤登巴幹將軍聽著,我是比裏塔將軍。是奉國王命令來找浩令公主出兵的。但我現在對你講,快點把城門開開,有重要事和你商議。”
        在未喊話前,守力軍士已去澤登巴幹那裏稟報。澤登巴幹將軍帶著衛士們又返回城樓,在城上聽士兵們講,比裏塔將軍已和浩令公主對了許多話才喊開城門的。澤登巴幹想:比裏塔是一位老練的將軍,肯定和公主到桂國有事,便吩咐守軍開門。這時從衛隊中走出一個校友突赤是澤登巴幹的心腹,跪在澤登巴幹麵前說:“將軍且慢開門,我看其必有詐……”
        還沒等校友突赤說完,城門已咣當開了,比裏塔已和浩令公生合兵—處擁進城來。

        澤登巴幹在此時已沒了主意。憑著自已一身本事走下來迎接公主。誰知,還沒有走到公主跟前,浩令公主早已扶袖中取出拿手的暗器“飛石”向澤登巴幹打去。澤登巴幹因沒有防備,飛石打破了澤登巴幹的顏麵,打蒙了雙眼。在他用手摸眼的功夫,浩令公主手下人已向比裏塔將軍堅決支持公主的校友走上去,把澤登巴幹拉一把拉下馬來捆了。澤登巴幹的親信想動手救人這時已晚了。發現比裏塔將軍和公主合兵還認為是國王之命,隻好罷手站在一旁。

        “我不難為澤登巴幹將軍,但你勸父王出兵攻占桂王國害的我國破家亡,我既然是桂王國的王後,為了懲罰你們背信棄義的行為,我的“飛石”沒毒,不會叫你失去雙目,但我還放你回沙坨國去見我父王……”說畢,公主讓士卒願意跟澤登巴幹將軍的人快走,突赤首先站了出來,還有百餘名士兵也先後站了出來願跟澤登巴幹回國,其他五千名守軍和比裏塔帶來的五百名士兵都願留下幫助浩令公主收複失地。

    (四)
        浩令公主進了桂王城,先來到她原先住的王宮,誰知這座華麗的宮殿已被破壞得和原先不一樣了,在空地上搭起了很多氈帳棚。
        她上殿請比裏塔以及留城的沙坨國將士商議軍事,這時潛伏在城裏的桂王國士兵先後來見公主。浩令公主從士兵那裏了解桂王的下落,有的說桂王在沙坨國兵進城的那天騎馬向南走了,有的說桂王已故。

        浩令公主一聽,傷心得流出淚來。知道這件事完全是父王的不對,一個好端端的國家被弄成這個樣子,為了對夫君的留念,她發布了告示,讓城裏的百姓返回,該幹什麽的就幹什麽。並命令帶來的沙坨國士兵為市民們整修戰亂破壞了的房子及街道。不幾天,這座美麗的小城基本恢複了原貌。

        當桂王從義渠國借五千兵夫妻倆帶到西部的黃河渡口,就從來往的商人聽到沙坨國兵敗,被浩令公主收複桂王城的傳言,心裏有些不信,便派一哨人馬趕到桂王城速探音訊,其他兵士乘木船和牛皮筏過河。等桂王人馬全部渡過河,在帳內安營紮寨,探消息的人馬已經回來,桂王坐在大帳訊問探聽的情況。探子如實告知桂王說浩令公主反了沙坨,騙取城門打敗澤登巴幹,整頓城池的情況。 桂王聽了又驚又喜,便把情況告訴扶葉公主,扶葉也很高興,但心情十分不好,且已有何麵目去見浩令公主。桂王也看出此情,對扶葉公主說:“你我成親也是為了借兵救國,其目的和浩令公主一樣。望扶葉公主看在夫君麵上,明早起兵趕往桂王城再作論理。

        第二天鼓打三聲,一萬兵馬開往京城。這時城裏的浩令公主得知其情並未知道夫君招親之事,便率儀軍去半路迎接。進城之後,—切安排就緒,浩令公主聽桂王講述了借兵之後之事,身子一晃,不由得一陣頭暈目眩,他盡力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但又聽到漁夫陳孝說:“當初桂王不允,終日想著你”。浩令公主袖口裏暗暗翹起姆指,終究桂王沒有忘記自己。最後陳孝說:“為了複國是我勸桂王這樣做的。是臣子的不對,請夫人殺了老臣吧!”浩令公主說:“你也是為了這個國家,這樣大的年紀,在危難中還給桂王出謀劃策真難得。罷!罷!事到如此,誰也不怪,隻怪我那父王,否則不會有這些事來。”

        晚上扶葉公主前來拜見浩令公主,雙方行過大禮後,互相通報年庚,浩令公主比扶葉公主長兩歲,扶葉公主稱浩令公主為姐姐。
        扶葉半拜之後對浩令公主言道:“是我不應該招桂王為夫,這樣對姐姐不尊。”扶葉公主說:“哪裏話,隻因桂王借兵,是你父王提起此事與你無關,再說當初是你家先聯親的,後來我那父王另有計謀,用虛假手段才和桂王聯了親。我怎能怪罪你呢?你能隨桂王回國,這件事妹妹就該受我一拜才是。”說著彎下腰向扶葉公主行了半禮。

        誰知她倆話還沒說完,從宮外進來一位美人,邊走邊說:“桂王不歸來,他進城之後,認為我亡故,在殿外向天呼叫我的名字,我來也。”

        浩令一看,原來是桂王的貴美人,隻因沙坨國兵進桂王城後,他們都失散了。大兵恢複城池後,浩令公主就派兵去找貴美人了,因平日她們相處如姐妹一樣。來人講:“據河邊農夫看到兵進那天,從城內出來一位婦人投河了,浩令夫人感歎了一會,桂王也落下淚來。利用兩位公主會麵時,出殿祭奠貴美人,誰知美人還活著,兵敗那天,她卻出城門在河邊憂國憂民,又想念桂王和浩令公主。想投河自盡,但一看到她進宮那天,桂王送給她的戒指,便打消了死的念頭,信步走到西邊森林內的土家寺廟,再三請求下,廟裏主持為她  剪了發,出家為尼了,昨日收複了都城,思念之心又起,便隱進宮裏,恰巧遇到桂王祭奠她。說完以後,桂王正好進來,看到貴美人,急忙走上前去敘話,貴美人說道:“桂王你不忘舊情,令人起敬,但我已是出家之人,男女之情與我份,今天能看到二位姐姐帶兵收複了京城,恢複了桂王國,為妃就心滿意足了。你我已有半年之情到此了結,若你和二位姐姐還有念我時,我在南門外綠林叢中的祖廟裏出家。你們常去燒點香,也是對為妃的掛念。”桂王看到貴美人已落發,深情地說:“我隻有負卿之情了。”貴美人說:“君當以國事為重,勿拘小節。”桂玉還要說什麽,貴美人兩手合十對桂王說:“王子,告辭了。”貴美人便從殿門匆匆離去。二位公主在門口揚手告辭,回到宮裏歎息貴美人的高尚品德。兩人發誓要互尊互敬,幫助國王整頓山河。

        正在此時,禦前將軍來報,沙坨國澤登巴幹帶著四個兒子,奉了沙坨國之命又前來攻打桂王城。
        桂王童濟大吃一驚,心頭好似又壓了一塊石頭。浩令公主和扶葉公主上前對桂王說:“君主不要害伯,有為妻分兵對陣,不打退敵兵決不回來見你!”

        桂王深知兩位公主馬上功夫和武藝高強,便讓禦前傳令官擊鼓升殿,待兩班臣子站在兩廂,桂王抽出一支令箭讓扶葉公主帶義渠國兵馬三千為前部先鋒,前去先在北門外十裏禦敵,又拿出一支令箭讓浩令公主帶沙坨國來的三千為帥在北門支援扶葉公主。
        扶葉公主披掛上馬手裏提著繡纓長矛,帶領三千義渠國兵鳴炮三聲出了北門,還沒等紮穩腳,澤登將軍帶著四個兒子到陣討戰。

        自前半月日子澤登巴幹將軍被浩令公主打瞎了雙眼放回沙坨國,哭著對沙坨國王亂編造了一通,氣得沙坨國王呀呀怪叫,非派兵抓來女兒浩令公主粉屍萬段。恰巧澤登巴幹隻壞了一隻眼睛,另一支經過調理傷口,基本愈合,便討一支令箭帶三千甲丁找浩令公主報仇。

        澤登巴幹雖是一員戰將,但秉性好殺,又沒智謀,但他四個兒子:澤龍、澤虎、澤豹、澤彪卻十分凶悍。
        兩軍對起陣來,先由澤龍出陣。他看陣前是一位美麗漂亮的女子,便口出汙言,誰知交起手來,扶葉公主氣力不是他的對手,隻馬來馬去戰了十幾個回合,扶葉覺得隻有應付的力氣。這時她將繡纓長矛掛在馬背,悄悄從掛袋裏取出兩葉小飛刀,待澤龍向前撲來,她使出了飛刀正中澤龍臉麵,澤龍掉下馬來,澤氏三弟將大哥搶回陣內,這時又聽呀呀怪叫,從沙坨陣南衝出約十六七歲的一個小將,穿戴通白,連寶駒也是白色的。手裏拿著兩把銀錘,此將是澤龍的四弟澤彪,有萬夫不當之勇,並善登馬藏身之法。

        當澤彪衝到陣前舉起銀錘向扶葉公主砸來,扶葉公主沒有實戰經驗,再加上已戰了一場。有些力不從心,但又不能退了下來,隻得應戰,不到幾個回合,澤彪越戰越勇。扶葉便悄悄拿出另外的兩葉飛刀,誰知刀還沒出去,澤彪眼快,早已將身子藏到戰馬肚下,飛刃落空,還沒等扶葉坐穩,澤彪戰馬又衝到麵前,手提銀錘將扶葉打死在馬下。

        沙坨國兵甲在澤登巴幹帶領下衝向桂王城方向,可惜扶葉公主帶的三千兵將,一半被沙坨國兵丁殺死,剩下一半逃回國帥兵令公主陣內報信。隻見桂王國城北遍地屍體,血濺原野,一番慘景叫人好不痛心,比上次沙坨國殺進桂王城殺死的良民還要多。
        浩令公主聽逃回的兵校說罷,幾乎暈倒在帳內,但她緊咬下唇,立即升座,急召從將議事,一切安排後,她帶兵在帳前數裏外迎敵。

        一會澤登巴幹率眾到桂王大軍陣前。隻見浩令公主乘在馬上,杏眼大睜,怒氣衝天,澤登一看心暗暗吃了一驚,他深知浩令公主的厲害,在未出婚時常帶兵東征西殺。而他又是浩令手下敗將,但他幾個兒子還不曉得厲害,已衝到浩令麵前叫陣。浩令公主冷笑三聲,將袋帶毒的飛石撒了出去,馬上將澤虎,澤豹打下馬去。桂王兵丁上前將他倆綁到陣內。澤登一看,三個兒子已經失去,無心戀戰,隻得收兵,成了敗兵之將。

        浩令收軍回營,兵丁將兩員敗將押上帳內。浩令令人將兩人鬆綁。並說:“要是別的將士殺死我的妹妹扶葉公主以及兵丁一千餘眾,我早把他們殺了。因你們是我父王禦前將軍,各為其主,隻好放你們回去勸說我父王,今後不義之事少興,各自安幫定國,免費錢糧讓百姓永享安樂。這也是我這個兒女對他的一點勸言。”說完後原有的十幾名沙坨國兵丁用一輛車把兩位敗將送回國去。

        浩令讓鳴炮三聲,將扶葉公主屍體裝到車上,送回城,桂王帶眾文武臣子在北門恭候迎接。
        再說,澤登巴幹敗兵回國到王宮對沙坨王說明情況後,國王一聽,火冒三丈,高聲斥責道,你澤登巴幹上次敗陣丟了城池,孤家還封你討敵將軍,出兵桂國王國。這次又兵敗回來,實在氣孤家!便命武士將澤登綁出午門斬首。
        追魂炮一響,澤登巴幹人頭落地。這時他的兩個兒子帶著浩令公主給父王的書信進宮見國王,沙坨王一開始那個氣不可消。待看到女兒書信勸父王不要再出不義之師,沙坨王細細一想占他人之地,傷自己的兵,又大大消費國力,何苦?連自己的女兒也反對自已,再加上朝裏有些反戰的臣子勸說沙坨王才消了氣。過了兩日回過味來,便命禮儀司寫了章表,準備了禮物,派大臣妥兒邦去桂王國賠情議和。

    (五)

        沙坨國臣未來以前,已有暗哨報往桂王,桂王這幾天正為死了扶葉公主而傷感不想接見來使。浩令公主經過一番勸解,人死不能複生,要和睦友國,國事安寧,老百姓樂業,扶葉公主在九泉之下也高興。桂王一聽說的有理,便準備迎接沙坨國來使妥兒邦。
        沙坨國來使見了桂王,並代表國家向桂王道了欠,建議在北門外修建一座大瓦塔為戰爭而死的桂國百姓紀念,桂王允許了。使臣用從國內帶來的銀兩將紀念塔建好,並進行祭奠儀式。從此這座塔聳立在桂王國北。後來隨著日月變遷,黃河沙流動,把塔壓到沙下,每逢睛日,從沙堆內發出轟鳴。後人說這是壓在沙下的亡靈在為扶葉流淚。又到後來人們叫它“沙坡鳴鍾”。鳴鍾下有三眼泉往出冒水,人們說這是老百姓的眼淚。
        待使臣走了之後,桂王城稍微平靜了一下,桂王童濟想起扶葉公主為了複國犧牲了自己,他在浩令公主的建議下派老漁夫陳孝為使到義渠國報喪。

        義渠王早疼愛女兒扶葉公主。聽到此訊飯食難進,昏昏沉沉整日作夢。一晚他夢見自已的女兒扶葉騎著一匹白色寶駒從桂王城出來,順著黃河北邊從西向東而去。在她走過的路上,突然出現了十幾裏長堤將黃河的水分出一少半流到渠槽。從此桂王國出現了一片水田。田裏五穀豐登,兩岸百姓豐衣足食,家家安居樂業……義渠王醒來原來是一場夢。他記得很清楚,他便請國師來和智謀雙全的安定郡守圓夢。國師聽義渠王講述了一遍,便說:“國王依臣之見我國是漢室宗親,有幫部族小國之責,扶葉公主雖然為他國死於疆場,這也是我國扶弱抗強之策,眼下國戰不休,國力不強,為聯合抗敵,我國拿出部分銀兩幫助桂國開渠墾荒,增加糧收入這也是公主為你出夢的緣故。

        義渠王聽師說的有理,便派國師為使,到桂王國吊孝,邊改查地理,利用黃河修渠,幫助桂國墾地。
        誰知從扶葉公主戰死之後,在桂王國靠黃河邊的坡地上有一天果然出現了一位白衣美女,騎著一匹白駒從西向東奔馳。在走過地方出了一條白印。義渠國出錢按這個線修了一條渠和交渠,人們看著像蜘蛛,從此以後叫“蜘蛛渠”了。這條渠修成了之後,桂王國內又多了十萬餘畝良田。形成了田園成方、溝渠縱橫、村莊密布、牛羊成群的富裕地方。後人們又叫“白馬拉韁”。當然這是傳說的話。

        再說自貴美人離去出家,扶葉公主疆場戰死,桂王在浩令公主扶助下,收複了所有的失地,把國家治理得有條不紊。從此,義渠國、桂王國、沙坨國和睦相處,並年年派使者到洛陽進貢,經常派使臣來往,各國經濟繁榮,你看在這個小國上空飄著朵朵白雲,大道上叮當著商隊的脖鈴,山野上蕩漾著牧人的山歌,黃河裏搖動著點點白帆,溝渠裏翔遊著金色鯉魚,田野上舞動著金黃的米穀。

        桂王和浩令公主生兒育女,每到三月寒食節,他們帶著臣民到北門墓塔為死去的將士焚香掃記,還到“蜘蛛渠”口埋藏扶葉公主的墓地為死者奠祭,以表達哀思。並常到家廟裏看望貴美人。
        有一天,在桂王國南麵的一處山上,晝夜煙火通明,人們都說是吉祥的預兆。桂王和浩令公主以及群臣乘騎去看。老遠看到煙霧從裏邊冒了出來,火從山裏邊冒了出來》這個國家增添了一大景觀,並能取炭為老百姓取暖。後人給它起了個美妙的名字叫“夜照明燈”。這個美名一直傳到今日......

     

    (責任編輯:admin)

    上一篇:“一窩豬的傳說”
    下一篇:桂王城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