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厚重财神关三肖 > 典故 >

    登 滕 王 閣 記 [征文]

    時間:2008-04-20 00:00來源:本站 作者:admin 點擊:

                                ----朱 正 安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軫,地接衡廬……”這是我早已熟讀了的千古絕唱;滕王閣,這座江南三大名樓之一的古建築,也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也巧,正值“時維九月,序屬三秋”,也就是當年王勃撰寫《滕王閣序》的季節,1300多年後,我來到了南昌,來到了讓我魂牽夢縈的這個文化勝地。

          自然,這早已不是子安(王勃字子安)先生當年登臨的滕王閣了。據韓愈所撰《新修滕王閣記》所記,也就百年之久,滕王閣就已麵目全非而不得不重修了。嗣後,滕王閣屢建屢毀達26次(平均每40餘年毀一次),最後一次重建滕王閣是清同治11年(即1872年),卻於1926年北伐時為軍閥鄧如琢全部焚毀,僅存一塊刻有“滕王閣”三字的石碑,這正應了序中“勝地不常,盛筵難再;蘭亭已矣,梓澤丘墟”的預言,所以我所登臨的滕王閣已是1989年重建的新閣了。由此我感慨不已—— 一個自詡為有5000年文明史的文明古國,區區亭台樓閣尚且朝不保夕,還向外人奢談什麽文明呢!可喜我輩躬逢盛世,於曆史的廢墟之上又得重睹古樓風采,幸哉甚矣!

          如今的滕王閣仍建於原址,於撫河與贛江交匯處,明五層暗六層,以墨綠色琉璃瓦為主色調,飾以紅色欄柱,交錯重疊,翹角飛舉,故仍有文中“層台聳翠,上出重霄”、“飛閣翔丹,下臨無地”的原味。登至閣頂,憑風俯瞰,山原盡顯眼底,城廓一覽無餘,很有一種“望長安於日下,目吳會於雲間”的感受。尤其是閣建於江邊,就有了靈氣,視野也寬廣得多,便有一種“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的飄渺之感,似與四周的山和水、花和樹、風和雲融為一體,且飄然欲飛了。(5 年前,我遊黃鶴樓,由於該樓離長江尚有一定距離,中間又為許多建築物相阻,便索然無味,因為它失去了靈氣,也就無多生機了。)不過,也許是因為不是黃昏,也許是由於江西地區久旱無雨而致使贛江少水,就無法領略到子安先生那“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壯美情景了;河麵上倒有些許船舸,卻似多為鐵甲鋼板製成的采沙船之類,時節已過重陽,天卻悶熱難耐,所以就更不要說聽“響窮彭蠡之濱”的“漁舟唱晚”和“聲斷衡陽之浦”的“雁陣驚寒”了。當然,這也不是滕王閣獨有的遺憾,生態的極度被破壞,早已給當代人留下了萬劫不複的遺憾,我們也隻能從古人書中去體會那時的風光了。

          滕王閣底樓正在舉辦一個“聖旨展”,大多是清朝各代皇帝任命和冊封底下臣民的召書,這就與王勃的性情很不和諧,可見管理者不是個不合格的文物工作者就是個唯利是圖者,嗚呼哀哉!

          王勃以弱冠之年寫出《滕王閣序》這樣的美文,確實讓人驚歎,不過我是不太喜歡他文中的頹廢之氣的。可是話又要說回來,如果沒有這位英年早逝的才子留下的這篇千古絕唱,滕王閣怕是不會數十次被毀又數十次重建的,我也就沒有此等遊福了,所以我對王勃還是十分感激且崇敬的。

     

    (責任編輯:admin)